于振海网——于振海的个人博客搜索

让儿子独立一回

发布时间:2013-08-28 15:53  更新时间:2023-07-14 06:51
作者:未知  文章ID:11551  浏览:

    儿子真是争气,以全县高考总分第三名的好成绩被上海财经大学录取。
    史工程师比当年自己考取大学要高兴得多,满脸的阳光,满脸的春色。望了成龙,是中国人的传统。这些年来,儿子他妈真是费尽了心血。真可谓儿子读一年级,她也读一年级,年年这样陪着读陪着复习。病床上的她念念不忘的是儿子开学在即,自己将不能亲自送儿子去大学,这叫她如何放心得下,她坚持叫丈夫无论如何要把儿子送到大学,安顿好了才能回来。
    史工程师更放心不下妻子,与妻子商量说:“让儿子独立一回吧?”
    “不行!没娶媳妇总是孩子。哪能让儿子一个人去大学。再说这孩子你也知道,他能行吗?”
    妻子的担心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儿子长这么大了,没买过一回菜,没烧过一顿饭,没洗过一件衣,没拖过一次地,就连床也都是他妈铺的。自小到现在,从未单独出过一回门,就像鸡雏似地从未离开过母鸡翅膀的保护。而现在,猛一下就叫儿子一个人去经风雨见世面,她一百个放心不下。
    史工程师开导妻说:儿子是去上海读大学,又不是去非洲探险去神农架考察野人,不会有什么事的。想当年,我十七八岁时不就去长征大串联吗,家里谁跟我去了?你在儿子年纪时,不是报名去了黄海边的建设兵团吗,你爹妈送你到海边了?没有吧。常言道,到啥山,砍啥柴。让儿子独立一回有好处……
    几乎是磨破了嘴皮子,好说歹说,妻才十分勉强十分不愿意地不再持反对票,但她拖了一句:“就是我同意,儿子也不会同意的,人家父母都送,他父母不送,多没面子……”
    简直是出乎意外,儿子很平静地说:“早该让我独立了。”
    儿子去大学前一天,史工程师关照了又关照,诸如碰到意外情况立即找警察;安顿好后,先打电话回来,再写封详细的信……
    儿子去了三天,没有电话,儿子去了七天,依然没有音信。史工程师夫妇急了,妻子要史工程师无论如何亲自去一趟学校。
    正当史工程师准备去上海时,儿子的信来了。夫妇俩不啻接到上帝的福音书,迫不及待地打开。不料随信纸带出的是一叠发票,共有:
    娄城至上海中巴车票一张
    上海出租车票一张
    大三元酒家餐费发票一张
    新华书店购书发票一张
    另附纸一份,上注明:
    付搬运费、服务费若干
    付冷饮费若干
    ……
    乖乖,不连学杂费,光这些额外开支,就两千多。
    看了儿子信才知道。儿子这回彻底过了下独立的瘾。他去上海时,不坐公共汽车乘豪华大巴,到了上海后,打的去学校,到了学校后,花钱请人搬行李,乃至挂蚊帐铺床他都未自己动手。为了搞好关系,他买了一箱冰淇淋,凡那天在他宿舍的,不管是同学教师,还是他们的父母、朋友,一概由他请了。第三天,他又请同宿舍的到大三元酒家聚了聚……
    史工程师看了信和发票,不知说什么才好。他妻子看了,一颗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般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她很欣慰地说:“我这儿子,是做大事的料!”
    史工程师没有接嘴,他大概正在为如何给儿子回信而伤脑筋呢。
 

发表评论  挑错  文章投稿  联系我
  • 上一篇:从容不易
  • 下一篇:不要为自己寻找理由
  • 【推荐文章】

  • 王昌龄《送柴侍御》赏析

    【原文】 送柴侍御 王昌龄 沅水通波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

  • 喜马拉雅山能否超过万米?

    矗立于喜马拉雅山上的珠穆朗玛峰是世界最高峰,它的高度为8844.43米。地质学家们发现...

  • 机遇只偏爱有准备的头脑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李商隐《杜工部蜀中离席》赏析

    【原文】 杜工部①蜀中离席 李商隐 人生何处不离群?世路干戈惜暂分。 雪岭未归天外使...

  • 李清照《清平乐》赏析

    【原文】 清平乐 李清照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今...

  • 尊重别人就等于尊重自己

    一天下午,一位穿得很时髦的中年女人带着一个小男孩走进美国著名企业亚联集团总部大厦...

  • 【最新文章】

  • 元好问《水调歌头·赋三门津》赏析
  • 王昌龄《送柴侍御》赏析
  • 《水调歌头·壬子被召,端仁相饯席上作①》赏
  • 《专家与通人》分析
  • 《早兴》鉴赏
  • 我国四季冷热的变化
  • 我国地形之“天倾西北,地陷东南”的传说
  • 喜马拉雅山能否超过万米?
  • 捧着空花盆的孩子
  • 以宽容赢得了江山
  • 有一样东西无法购买
  • 把伤痕当酒窝
  • 智慧和信仰——读史铁生《病隙碎笔》
  • 最苦与最乐
  • 不想拆掉你的翅膀